充值送彩金:《财经》中美经贸关系大转轨

发表时间:2018/1/2   来源:《财经》   作者:
[导读] 特朗普政府在没有充分考虑合作的前提下,就轻率地掀起竞争,这会使美国和中国错失互相推进的战略机遇。恶意揣测和自利交易将带来更多的误解和错判,而误解和错判是造成大国冲突的内在动力

特朗普政府在没有充分考虑合作的前提下,就轻率地掀起竞争,这会使美国和中国错失互相推进的战略机遇。恶意揣测和自利交易将带来更多的误解和错判,而误解和错判是造成大国冲突的内在动力

2017年中美关系经历了兜兜转转,到了年底,又回到了年初的氛围:弦紧绷着,没人知道什么外在的力量突然就把弦紧绷起来,或者突然间峰回路转。

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关系也经历了起起落落,虽然一直在磨合,但总体而言尚属可控。当特朗普横空出世,中美关系的基本轨道就发生了转向。

与其前任几届总统不同,特朗普政府定义的中美关系,重点围绕着朝核问题和中美贸易逆差,而不是着眼于更广泛的合作领域,中美互信的基础被削弱。朝核问题的紧迫性,会让特朗普暂时放松在贸易逆差上施加给中国压力。但面对核威胁越来越大的朝鲜,中美双方缺乏有力的应对措施;而在贸易逆差方面,特朗普对事情的进展日益失去耐心,这些为中美关系的走向蒙上更灰暗的调子。

咨询机构威克斯集团(The Wicks Group)合伙人兼副总裁龙瑟沃特·阿蒙德(Roncevert Almond)对《财经》记者说,特朗普的外交主张基于他相信美国的经济实力与军事影响力必须要进行修复的理念。这与他2016年的“美国优先”竞选言论一致,从而迎合支持他的选民的需要,后者是他的政治之基。

具体落实到美中关系上,阿蒙德担心的是,特朗普政府在没有充分考虑合作的前提下,就轻率地掀起竞争,这会使美国和中国错失互相推进的战略机遇——无论是在朝核问题上,还是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在中美关系上,恶意揣测和自利交易都在加强,带来更多的误解和错判,而误解和错判是造成大国冲突的内在动力。

中美只“竞”不“合”?

在过去的一年中,中美关系磕磕绊绊,但一直鲜有官方定调,这与特朗普前后矛盾、务实重利的个性有关。

在外交政策上,特朗普时而选择向主流政策靠拢,时而挑战人们视为常态的外交正统。阿蒙德总结说,特朗普总统任下的美中关系的主基调是不平衡、前后不一,某些领域的合作与战略竞争相互重叠。

12月18日,特朗普第一次公布了其国家安全战略政策。这份长达68页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剑指中俄,将俄罗斯和中国描述为寻求改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修正主义”大国,尽管中国和俄罗斯被捆绑在一起说事,是两个“挑战美国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的竞争对手,但特朗普的真正指向是中国。

两年前,奥巴马政府在其国家安全战略中,对中国的定位还是“合作伙伴”和“值得警惕”的国家,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美国两党极化加剧,社会内部的分歧与分化陡然加深。与此相对应的,美国社会不同层级的人群对中国的态度也趋向负面,主流政治从国会到华盛顿的各大智库对中国的敌意不同程度地加深。

在特朗普的总统班底中,经济民族主义者和政治民粹主义在中美关系上找到了落脚点。为人熟知的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高调遏制中国,虽然离任了,但他推行经济民族主义的主张仍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理论基础。

近日班农在日本表示,应对中国的优势和不断增长的霸权需要美国及其盟友进入“决策的关键期”。他警告说,对中国这样一个不断崛起的竞争者采取绥靖政策是危险的。

当权者中,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的事业如日中天,他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态度强硬,他位子的稳固代表了经济民族主义者在特朗普政府中势力的稳固。虽然1月19日,有丰富亚太地区外交经验的董云裳被正式提名,出任美国国务院分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让人们看到一丝希望——更具全球意识也更靠谱的政府官员的力量也许得以平衡,实际上,他们的影响力是在走下坡路的。

白宫在过去30年發布了16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在外交和军事领域上应对全球威胁。特朗普的这份规划至少在用辞上相当火爆:中俄被指试图“塑造一个同美国价值观和利益对着干的世界”。按照特朗普政府的说法,“印太”地区集中了自由与压制的世界秩序之间的地缘政治斗争。报告中客气点的,是没有指名道姓地说中国实行了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侵略政策。

阿蒙德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美中关系叙事狭隘,僵化而令人担忧,在特朗普看来,中美双边关系演进的结果就是零和博弈。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对《财经》记者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作为新闻头条的时间会持续一两天,然后湮入历史。这些报告从来不会管控政策。在未来几个月内,美国会陆续推出对中国产品和行为的制裁措施,实施配额和施加关税。

包道格最关心那些在美国经营的中国主要银行机构会面临罚款、甚至被吊销其经营许可证的损失。美国财政部下属的金融犯罪网络已有制裁的先例,包道格认为,财政部会继续用“协助朝鲜实体业务”的借口对中国银行机构实施制裁,虽然他们自己都承认其比例很小。

世界政治内在的必然是战略竞争,不过阿蒙德强调,促进国际合作也是各方的共同利益和需面对的共同挑战。

中美经贸,进一退三

2017年开年之际,特朗普与中国被打包在一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中国增长转强与特朗普新政,将提振今年和明年的全球经济增长。

在现实中,特朗普经常站在中国的对立面。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针对中国问题恶言相向,威胁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刚刚当选,特朗普就打破几十年外交的常规,接受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祝贺电话,触动了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台湾问题的神经。

随着特朗普走马上任,特朗普政府高调主张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以减少美国对华的高额贸易逆差,中美间全面贸易战的担忧一度甚嚣尘上。

中美关系的紧张及其带来的激荡,在特朗普以总统身份与习近平主席在海湖庄园会面发生了转向。特朗普评判中国的口气有所软化,甚至对中国领导人大加赞扬。中美贸易“百日计划”被奉为此次会晤的最大成果,但实际上,即使是在海湖庄园峰会上,中美两国也未就具体的贸易问题达成一致,为随后的贸易摩擦埋下了伏笔。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财经》2017年29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